行政複議決定書

發佈時間:2020-10-09        发布机构:司法局        字体:[   ]

体裁分类:事后公开        主题分类:其他        文号:威复决字〔2020〕2号       索引號:777737060/2020-890

行政複議決定書

                         

                                威複決字〔2020〕2號

申請人:XX,男,漢族,1990年1月出生,住址:河北省邢臺市XXXXXXXXXXX,身份證號碼:XXXXXXXXXXXXXXX。手機:XXXXXXXXXXX

被申請人:威縣公安局,法定代表人:樊彥平,職務:局長。地址:威縣開放路。

第三人:XXX、XXX、XXX。

申請人不服被申請人做出的威公(方)行罰決字〔2020〕0199號行政處罰決定書,於2020年5月23日向本機關提出行政複議申請,本機關於2020年5月26日予以受理,行政複議期間,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複議法實施條例》第四十一條第一款第(七)項的規定,2020617日中止審理並於202072日恢復審理,202082日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複議法》第三十一條第一款的規定進行延期審理,後於2020814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複議法實施條例》第四十一條第一款第(七)項的規定,中止該行政複議案件的審理202099日恢復審理。現本案已審理終結。

申請人請求:1.撤銷被申請人作出的威公(方)行罰決字〔2020〕0199號行政處罰決定書。

2.依法追加XXX、XXX夫妻三人盜竊、損壞私人財產的責任。

3.責令XXX、XXX和XXX夫妻四人對申請人財產損失進行賠償。

申請人稱:2020年3月2日12時許,發現通往家中的380伏三相電源線被剪斷,同時申請人放在XXX家井裏的潛水泵被人盜走,水泵電線從電閘下面被剪斷,通過查看當時監控視頻發現本村村民XXX、XXX二人所爲,隨後向方營公安派出所報案,並將視頻證據交給了派出所幹警。2020年2月25日通過監控還發現XXX夫妻和XXX三人將申請人使用的澆地塑料水管弄斷三次,在疫情期間,全國各家全都居家隔離,而XXX、XXX二人卻到xxx家盜竊水泵,並將電源線剪斷,並將塑料管弄斷三次,給申請人造成很大的經濟損失。當報案兩個月2020年5月1日後派出所通知申請人拿到行政處罰決定書時看到,只對XXX一人進行了行政拘留三日的處罰,而XXX和XXX夫妻三人沒有任何處罰和制裁,申請人的損失沒有一分錢的賠償。

XXX、XXX和XXX夫妻四人均系完全行爲能力的成年人。一、沒有取得申請人的諒解;二、沒有受他人脅迫和誘騙;三、XXX、XXX和XXX夫妻四人又沒有主動投案;四、XXX、XXX和XXX夫妻四人更沒有立功表現,爲什麼被申請人卻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十九條第一項情節特別輕微;在疫情期間,全國各家全都居家隔離,而其四人不按國家要求居家隔離,卻違反規定翻牆私入他人宅院盜竊、損壞他人財產,這符合情節特別輕微嗎。並且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四十九條還沒有對其進行經濟處罰,不符合相關規定,申請人的損失也沒得到賠償,因此,對該行政處罰決定書不服。

綜上,申請人認爲被申請人的具體行政行爲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程序違法,極大損害自身合法權益,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複議法》規定提出行政複議申請。

提交如下證據材料:1、申請人身份證複印件一份。2、威公(方)行罰決字〔2020〕0199號行政處罰決定書複印件一份。

被申請人稱:2020年3月2日11時許,在威縣方營鎮南里村XXX家,XXXXX因鄰里糾紛,XXXXX放置在井裏的水泵電線從電匣下面剪斷,被申請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十九條第一項、第四十九條之規定,對違反治安管理行爲人XXX做出行政拘留三日的行政處罰。根據調取證據證實XXX損毀公私財物的行爲特別輕微,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十九條一項之規定,減輕處罰。減輕處罰,是指公安機關在法律、法規和規章規定的處罰方式和處罰幅度最低限以下,對違反治安管理行爲人使用治安管理處罰。《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四十九條規定,故意損毀公私財物的,處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並處五百元以下罰款;其規定最低爲五日拘留,XXX作出三日行政拘留的行政處罰,符合最低以下標準,符合法律規定。                                      

盜竊公私財物的行爲,是指行爲人以非法佔有爲目的,祕密竊取公私財物,尚不夠刑事處罰的行爲。根據調查證據證實,該案件的行爲人無非法佔有爲目的的動機,故不認定爲盜竊行爲。

對申請人財產損失進行賠償的行政行爲不屬公安機關行政處罰範圍,不予答覆

綜上所述答覆人對申請人XXX故意損毀財物一案案件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程序合法、量刑適當、法律適用準確,請依法維持答覆人對XXX故意損毀財物一案,作出的威公(方)行罰決字【2020】0199號行政處罰決定書。

提交如下證據材料:1、行政複議答覆書三份。2、行政處罰案卷複印件一份(包括:受案登記表、受案回執、傳喚審批表、傳喚證、傳喚家屬通知書、呈請延長辦理期限審批表、行政處罰告知筆錄、行政處罰審批表、行政處罰決定書、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詢問筆錄、證據照片等)。

第三人稱:一、答覆人的行爲屬於自力救濟,沒有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三人的行爲是爲了阻止申請人損壞第三人財產而實施的自力救濟行爲。申請人持續28天蓄水到第三人南配房牆下,導致房屋地基浸泡嚴重,造成房屋損壞,牆體開裂,形成危房,危及家人人身安全。經過多次協商未果,2020年3月2日第三人XXX迫於無奈,在通知村支書後將抽水泵的電線剪斷並送到村支書家,請村領導居中調解。XXX考慮到儘量減少申請人的損失,剪斷時從離電閘最近的地方剪斷,申請人的損失微乎其微,水泵完全可以重新接線後使用(水泵價值不足千元)。第三人認爲剪斷電線、拔水泵的行爲不屬於故意毀壞私人財產。且第三人XXX、XXX未參與。

根據公安部關於印發《公安機關關於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有關問題的解釋(二)》的通知,其中第一條關於制止違反治安管理行爲的法律責任中明確,爲了免受正在進行的違反治安管理行爲的侵害而採取的制止違法侵害行爲,不屬於違反治安管理行爲。本案中,申請人的行爲嚴重侵害的第三人的宅基使用權及房屋的安全,故意毀壞第三人的私人財產,應屬於違法侵害行爲。因此,第三人制止違法侵害行爲,不能認定爲違反治安管理行爲。

二、第三人向邢臺市公安局申請行政複議,要求追加XX的法律責任。申請人XX從2020年2月4日開始,持續28天蓄水的行爲,導致我的房屋地基因長期浸泡,造成嚴重下沉,導致房屋損壞、牆體開裂,形成危房,並造成巨大的經濟損失。在XX非法故意損害我的房屋期間,村大隊領導XXX、XXX和親戚XXX等人均對其進行了勸阻,但其置若罔聞,繼續實施破壞行爲。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275條,《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第三十條之規定,第三人已請求依法追究申請人的刑事責任。

提交如下證據材料:1、答覆意見一份。2、身份證複印件一份。

經審理查明:本案中,申請人XX與第三人系鄰居,申請人自2020年2月份用水湮自家宅基地及柱坑,期間因第三人認爲申請人湮宅基地行爲造成其房屋損壞,從而第三人XXX將申請人用於湮宅基地的水泵電線剪斷,並將申請人用於湮宅基及柱坑的水泵從鄰居XXX家中水井中取出,因此發生糾紛,隨申請人於2020年3月2日14時08分向110報案,稱其用於湮宅基地的水管、電線被第三人損壞、水泵被第三人取出,2020年3月3日威縣方家營鎮派出所予以受案,並對第三人進行傳喚,對相關人員進行了調查詢問,被申請人後於2020年4月30日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四十九條、第十九條第一項的規定,作出威公(方)行罰決字〔2020〕0199號行政處罰決定書,決定對第三人XXX行政拘留三日的處罰。申請人XX因不服被申請人威縣公安局做出的威公(方)行罰決字〔2020〕0199號行政處罰決定書,隨向本機關提出行政複議。

以上所述有申請人申請、第三人答覆、被申請人提供關於XXX行政處罰案卷中相關詢問筆錄等證據證明。

另查明:本案第三人XXX因不服被申請人作出的威公(方)行罰決字〔2020〕0199號行政處罰決定,2020年5月26日向邢臺市公安局提起行政複議申請,邢臺市公安局依法予以受理,並於2020年7月24日作出撤銷被申請人作出的威公(方)行罰決字〔2020〕0199號行政處罰決定書的複議決定,且本案申請人作爲上述複議案件第三人身份已向人民法院提起了行政訴訟。

以上所述有第三人答覆、第三人XXX向邢臺市公安局提交的行政複議申請書複印件、邢臺市公安局行政複議決定書複印件等證據證明。

本機關認爲對於被申請人作出的威公(方)行罰決字〔2020〕0199號行政處罰決定書,已被邢臺公安局2020年7月24日已進行了實體審查,並撤銷了該具體行政行爲,且本案申請人已對上述邢臺市公安局作出的複議決定向人民法院提起了行政訴訟,因此本案的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複議法實施條例》第二十八條第一款第(七)項的規定。

本機關決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複議法實施條例》第四十八條第一款第(二)項的規定,駁回申請人的行政複議申請。

申請人、第三人如不服本複議決定,可在收到本決定書之日起十五日內向人民法院起訴。  

 

2020年9月11日